肝刀剑的猹

晚睡醒半宿,早起傻一天。

之前画了太爷爷和次郎的水彩,在姥爷养精蓄锐了几天以后,终于把太爷爷开了出来。

当然在这之前我是威胁了刀匠好久了的,你们懂身边的父母在看到我对着电脑嘀咕半天时不时还面露凶相时的表情么?

然而不管是捞还是锻,次郎还是没有来我家。

.....别拦我我想静静。

我觉得剩下的日子我就是要看萤总和次郎谁来的晚,并且来得晚的那个晚饭不加肉。

......然而我并不觉得他们会来我的本丸了。呵呵。

评论(5)